Home > 封面人物 - 好萊塢三巨頭 Esquire獨家專訪 Vol.1
封面人物

好萊塢三巨頭 Esquire獨家專訪 Vol.1

2019/07/09 編輯 / 許喻理

布萊德‧彼特(Brad Pitt)、李奧納多‧狄卡皮歐(Leonardo DiCaprio),以及昆汀‧塔倫提諾(Quentin Tarantino),這三人在90年代早期就達成人生重大成就,換句話說他們老早就主宰了好萊塢和電影產業四分之一個世紀了。昆汀導演生涯第九部作品,背景在1969年的《從前,有個好萊塢》(Once Upon a Time in... Hollywood),Esquire邀請導演與兩位大將,分享第一手獨家資訊,關於創意與友誼、成功與失敗,以及站在好萊塢風頭浪尖的心境。

Text by Michael Halmy Photographs by Alexi Lubomorski Styling by Matthew Marden Casting by Emily Poenisch Translation by Yuli Hsu



「嘿,嘿!你現在有空嗎?」

昆汀.塔倫提諾正在我眼前。他帶著禮貌地微笑,跟我面對面。「聽著。」他一邊說話,一邊像上發條般交纏著食指,「我想到幾個很棒的問題要讓你問我。」他的聲音很平靜,語氣有點狡詐。

我們站在好萊塢一間房子的露臺上。幾分鐘之前,我獨自站在一旁,看著昆汀導演、布萊德彼特和李奧納多站在泳池邊,整個洛杉磯就在他們身後的地平線下。我心裡想著,我的天,這可不是天天能見到的畫面。我正等著他們拍攝結束,好開啟我們的採訪,聊聊他們是如何湊在一塊兒合作《從前,有個好萊塢》,以及他們有什麼想法。這次採訪將會是11月殺青以來第一次「三巨頭」一同受訪。在這之前的半年,昆汀導演馬不停蹄的想趕在坎城影展前完成剪接。即使如此,他依然撥了電話過來,顯然他自己想好了訪綱。「還有件事很重要。」導演補充說明,「我不想讓人以為這些好問題是你想出來的。」

十四個月前,昆汀導演正在拉斯維加斯,對著一屋子的片商進行會報,希望能搶下各個通路的夏季檔期。當時昆汀導演什麼鬼都還沒開拍,但依然十足自信的大放厥詞:「在2019年,我將帶來繼勞勃‧瑞福和保羅‧紐曼之後,最驚人的雙人組合電影!」當時我聽他這樣說,心裡只想著:「導演真會嘴。」

如今看著那三人在樓下擺pose拍攝,驚覺:「他是講真的。」不過,布萊德彼特和李奧納多,真的可以說是這個時代的勞勃瑞福和保羅紐曼嗎?昆汀導演的新電影真的能與50年前年最轟動的雙男主角組合電影《虎豹小霸王》(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)相提並論嗎?


昆汀.塔倫提諾:襯衫、長褲 by Dolce & Gabbana;領帶 by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。


與昆汀導演通電時,他告訴我這部電影是「目前他做過最接近《黑色追緝令》(Pulp Fiction)的作品」。這句話暗喻了什麼我無法揭露,但字面上可以解讀為:「將會有很多角色,有些是真的有些是想像出來的,看起來互不相干,實際上會以驚人的方式交織在一塊兒。」昆汀導演也說,這部電影是他最個人的電影,「1969年的洛杉磯形塑了我,這就是我寫給L.A.的情書。」

這個故事談的是1969年的巨大動盪,不僅在美國街頭,而在好萊塢不為人知的暗角。五十年來屹立不搖的商業模式開始崩盤, 30歲以下的年輕人開始反抗一成不變的劇情。那一年,《逍遙騎士》(Easy Rider)和《日落黃沙》(The Wild Bunch)大賣,這些電影主張反英雄主義,打破了偶像的既定形象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們遇見了瑞克‧達爾頓(Rick Dalton)(李奧納多‧狄卡皮歐 飾),一位過氣西部片明星。瑞克因為自己的自大與愚蠢,錯失了在影壇名揚青史的機會。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長期配合的特技替身演員,克里夫‧布茲(Cliff Booth)(布萊德.彼特 飾)。有一天,瑞克發現他的新鄰居是當時最火紅的女星莎朗‧蒂(Sharon Tate)(瑪格‧羅比 飾)與她的丈夫。

瑞克、克里夫和莎朗的故事,在三天內展開,以昆汀導演的說法,是「三幕」:二月八日、二月九日,以及最後的八月八日——查爾斯‧曼森(達蒙‧海瑞曼 飾)將「家族」的四名成員送到比佛利山區,瑞克隔壁房子裡。他們找到了莎朗、理髮師傑‧塞布林(艾米爾‧荷許 飾)和其他三個人。這部《從前,有個好萊塢》是一部充滿野心的電影,整個劇組傾盡所有,將才華濃縮在一個精彩的故事中。同時,這也是一部前所未有的電影。昆汀導演花了整整五年撰寫電影的原著小說。

傍晚時,布萊德彼特走進起居室,選了沙發正中央的位置坐下,昆汀導演老早就先佔了右邊的位子。我們正在等李奧納多。


布萊德‧彼特:Polo衫 by Fendi;T-shirt by Jungmaven;長褲 by Prada。


布萊德‧彼特(以下簡稱布):你開始處理電影的片頭了嗎?

昆汀‧塔倫提諾(以下簡稱昆):沒。我想說這電影根本沒必要作片頭,但是為了坎城影展,我還是剪了一點。

:坎城影展的觀眾可以搶先看這部?

:對,屆時我們會放映!

:要如何阻止媒體爆雷?

:我跟媒體說:「如果你們想破壞讀者的觀影樂趣,你就他媽的太沒水準了。」大家都是成年人,知道不要去破壞氣氛。

:才怪,我發誓智障還是很多。

:那些人確實是智障。但電影就是電影,況且,這世界上也沒那麼多人在關切坎城影展,不信你問問新加坡或是堪薩斯州的居民。

(李奧納多‧狄卡皮歐走進房間,坐下。)


Esquire(以下簡稱ESQ):哇,實在說不上來這是個怎樣的場面,總之,我們馬上切入重點吧!布萊德和李奧納多,你們是唯二讀過完整劇本的演員,對吧?

:對,是「被迫」讀完整本。我被叫去昆汀導演家,坐在庭院裡讀。

李奧納多‧狄卡皮歐(以下簡稱李):我也是坐在那邊!

:那可是唯一一本劇本,我記得你們其中一人還說:「我喜歡這破破爛爛的封面。」

:幾週後我回去繼續讀,發現上面的污漬增加了,污漬都要比台詞多了。


ESQ:你們加入這個劇組的契機是?

:首先,和昆汀導演共事本身就是誘因;同時,故事背景也很吸引人。這是一部向好萊塢致敬的電影。過去從未有一部在好萊塢製作且關於好萊塢本身的電影,如此鉅細靡遺,描述演員與替身演員。1969是電影界乃至於整個世界的開創性年代。瑞克和克里夫無疑是舊時代的人,但他們掙扎著想跟上充滿嬉皮的新世界。我很喜歡這樣的想法,苦苦掙扎的演員試著在新世界找到立足點。昆汀導演精準地捕捉了美國在那個時代的局勢,也透過人物的視角詮釋好萊塢的變動。我第一次讀的時候就非常著迷,這些人物都擁有昆汀導演對電影歷史的豐富知識印記,細節之豐富讓你他媽的肅然起敬。(笑)

:這電影層次很深,超越我的理解,包括片名……從前,有個好萊塢?應是致敬無誤,片名也呼應了內容。


ESQ:昆汀導演,可否聊聊這片名呢?這彷彿是個童話故事的開頭,又像是呼應黑幫或西部電影。

:嗯,確實想營造童話感,所以這個片名非常合適。我自己很喜歡這片名,但有點不敢公開。所以當我們提起這部戲時都以「傑作」代稱。沒想到兩年前出現一部電影片名幾乎一樣(此指2017年上映的《搶救巴迪》,原片名為Once Upon A Time In Venice)真是嚇死我了。


ESQ:布萊德,劇本的哪一部分吸引你呢?

:就是好玩!昆汀導演就是酷炫的代言人,只要能在他的任何一部戲演出,就代表了你也是個不同凡響的人。昆汀導演給你很棒的台詞,讓你下戲回家、甚至過了一整天之後都還在回味。昆汀導演擅長用異於常人的方式說故事,而這部戲簡直是融合了他過去八部作品的集大成之作。

:其實我並沒有這個意圖,只是剛好而已。

:而且意外的非常很暖心。

:那倒是真的。

:能夠與李奧納多合作這樣的作品,就是很酷炫又難得的機會。接著就是故事本身,我們都是在演員與其替身創造的神話中長大的。那樣的合作關係與技術,創造了影史上一些神話,例如史提夫‧麥昆(Steve McQueen)和替身演員Bud Ekins,這樣的搭檔往往合作十幾年,跟我們這個時代不同。

:這同時也是個真實的好萊塢故事,我們的角色就象徵了好萊塢的輝煌和魅力。當人們在好萊塢日復一日尋求工作機會,我和布萊德就眼睜睜看著局勢轉變,但同時我們也在遭受磨難。這就是昆汀導演採用的觀點,這些角色彷彿真實存在,然後曼森事件就在我們身邊發生,也就是女星莎朗蒂滅門血案。


李奧納多‧狄卡皮歐:Polo衫 by Salvatore Ferragamo;牛仔褲 by Outland Denim;運動鞋 by Common Projects。布萊德‧彼特:Polo衫 by Fendi;T-shirt by Jungmaven;長褲 by Prada。


ESQ:你們兩人幾乎是同期走紅,真是令人驚訝。昆汀導演,你在1992年有《落水狗》(Reservoir Dogs)、1994年有《終極追殺令》;布萊德則有《末路狂花》(Thelma & Louise)、《大河戀》(A River Runs Through It)、《夜訪吸血鬼》(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)作為1991、1992、1994的代表作;李奧納多也有1993年的《戀戀情深》(What's Eating Gilbert Grape),你們三人已經站在好萊塢的巔峰長達四分之一個世紀了!

:布萊德甚至在我1993年寫的第一個劇本的《絕命大煞星》(True Romance)也尬了一角,我敢說他在第三幕的表演簡直是喧賓奪主。(三人大笑)

:我超喜歡那句台詞:「他媽的別屈服於我啊!老兄。」

:走進昆汀的世界,馬上就有歸屬感。這也是為何演員喜歡和他合作——排隊想和昆汀導演共事的隊伍看不見盡頭,即使只是一天的打工,大家也趨之若鶩。


ESQ:導演,有人告訴我你的劇組總是充滿歡笑。聽說如果畫面不滿意要重拍,你會大聲說:「我們重拍一次,因為——」

三人同時:「——我們超愛拍電影!」

:這情操真是太偉大了。

:他的劇組太了不起了,令人肅然起敬,因為每個人都是那麼樣看重且尊敬自己的任務。這種製作電影的精神已經慢慢消失了,昆汀導演為了讓角色活靈活現可說是費盡了心思,同時我們也能感受到他的能量。他的工作理念很簡單,就是花時間把事情做到好,而且不計成本。(未完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