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訪問 - 好萊塢黑色新浪潮 馬赫夏拉.阿里
訪問

好萊塢黑色新浪潮 馬赫夏拉.阿里

2019/07/09 編輯 / 許喻理

在一片「奧斯卡好白」的風暴中,奧斯卡最佳男配角馬赫夏拉‧阿里(Mahershala Ali)領軍眾家黑人演藝工作者,掀起一波「好萊塢好黑」新浪潮。

Interview by Sanjiu Bhattacharya Photographs by Cass Bird Styling by George Cortina Translation by Mick Wu


亮綠色棉質西裝外套_約$53,290、黑色棉質T恤_約$12,200、亮綠色棉質西裝褲_約$14,000 all by Versace。


馬赫夏拉‧阿里(Mahershala Ali)的朋友談起他時,各個讚譽有佳,像是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》的導演;《幸福綠皮書》導演和演員維果‧莫天森,他們稱讚阿里謙虛和善、優雅、有紀律、才氣超凡、令人尊敬,是位不折不扣的紳士,最頻繁出現的稱讚詞彙是「真誠」。

你以前絕對見過阿里,可能是《班傑明的奇幻之旅》,或者是《飢餓遊戲》或者是《紙牌屋》中飾演的圓滑說客雷米‧丹頓。他在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》飾演身負父親角色的毒梟老大璜,就算阿里只在電影前三分之一段出場,奧斯卡還是頒給他一座最佳男配角獎。之後阿里的演出機會逐漸增多,而且他更為慎選演出角色。


紅色棉質襯衫_約$27,800、白色棉質T恤_m, $10,210、紅色羊毛打摺長褲_約$31,400 by Louis Vuitton;深色玳瑁太陽眼鏡_約$17,800 by Jacques Marie Mage。


去年的《幸福綠皮書》可說是他的傑出代表作,在片中他飾演已故黑人古典鋼琴家唐‧薛利,在愛碎嘴的大老粗保鏢保護下,在60年代仍舊施行種族隔離制度的美國南方巡迴演出。維果‧莫天森便是飾演一路與他相隨的保鏢,在旅途中遇上了種族、階級與性傾向等沈重議題。「許多演員常是用自己的個性來扮演角色。」《幸福》導演法拉利說:「不過阿里不一樣,他完全抽離自己,融入角色。不論是肢體語言、姿態、聲音語調,一切都傳神到位。」

就算導演說再怎麼學也不會到本尊的等級,阿里還是足足學了三個月的鋼琴。「我請他放棄,他回我『導演,我要練到連會彈鋼琴的人看到時,都會認同我是真的會彈鋼琴。就好比我在地鐵裡光看走路姿勢,就知道這個人是不是舞者。』結果你知道嗎?他光學10秒的功力就夠我們拍了。」


紅色紫條紋連身工作服_約$18,240 by Bode;白色皮革混棉膠底拖鞋,_m, $10,010 by Marni;白色棉襪_約$420 by Pantherella。


阿里對表演產生興趣是在大學,畢業後考上了紐約大學研究所,如願前往紐約發展追隨父親的藝術步伐。然而,穆斯林演員在好萊塢可說是屈指可數,信仰的確給阿里在工作上帶來一些不便,他曾經拒絕飾演「神」的機會,性愛畫面也通通推辭。經紀人當然是氣炸了。不知道要苦熬多少年才能遇上的演出機會,阿里常常以信仰為由回絕了。

當時的阿里已經37歲,沒有任何一點體面的收入,絕大多數的人們到這個地步都會放棄,但阿里沒有。他說:「我深信,只要把自己做到最好,接下來好事就會自然發生。」好事就是戲約上門了。阿里有位擔任選角指導的舊識,問他有沒有興趣演出Netflix的政治劇。「我那時第一個反應是『Netflix?有沒有搞錯?』做DVD出租生意的竟然要拍電視劇?沒有人能預料到《紙牌屋》竟然完全革新了產業生態,幸運的是我還參與其中。」


黑色羊毛外套_約$94,000、黑色棉質上衣_約$10,440、黑色羊毛西裝褲_約$28,520 by Yohji Yamamoto;白色皮革混棉膠底拖鞋_約$10,050 by Marni;白色棉襪_約$480 by Pantherella。


阿里接下來在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》前,名氣已是如日中天,竟選擇演出卡司皆是素人演員、低成本製作、名氣也沒現在這麼大的導演賈金斯的作品《月光》,全只因為阿里讀完《月光》的劇本給感動到哭了。

不論是《月光》中的毒梟老爸,《幸福》中的同志天才鋼琴家,還是《無間》裡的警探,我們可以看見一系列阿里努力的痕跡,這些全都不是阿里口中所說的「刻板的黑人角色」。阿里選的每個角色都可說替黑人演員立下標竿,大大拓展黑人演員的戲路。多年以來,好萊塢一直深陷「奧斯卡好白」風暴(#OscarsSoWhite),而這一波幕前與幕後包括阿里在內的眾家黑人演藝工作者的努力,可謂造就出「好萊塢好黑」新浪潮勢力。


白色超皮馬棉浴袍_約$6,830 by Brooks Brothers;深色玳瑁太陽眼鏡_約$17,800 by Jacques Marie Mage。


「白人演員只有在演跟民權運動有關的電影時,才會被問到關於種族的問題。」阿里給了我一個友善的微笑後說:「在像這樣的訪問,白人演員只會談自己的生活,談自己的心路歷程。黑人演員不同,黑人演員永遠談的是多元正義,當今社會的良窳。每個黑人演員都可說是研究社會的教授,而白人演員就永遠只是個演員。」他深刻體認到身為黑人演員,特別是當今最受到矚目的黑人演員,他有義務負擔起領頭責任,「我的任務是激盪對話,驅動社會前進。」

阿里目前正在撰寫劇本,或許親自擔任導演,他沒有多談(只說確定不會有任何性愛場面),他也成立製作公司,與HBO簽訂合約製作影集,有些會參與演出,有些則不會。「我絕大多數時都是在聆聽,去用心聆聽這個社會,認真了解社會有什麼問題,然後創作出讓社會感到共鳴的戲劇。」這大概就是阿里受到許多人尊敬的原因。他謹守本分又不會受原則框限,而且也不會拿自己的高標準去評判他人。


【更多精彩內容請詳Esquire君子雜誌2019年7月號167期】